首页 >> 悬疑灵异

玄玉记第二十一章转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26

玄玉记 第二十一章 转变

幕婉灵躺在地上许久,泪水流满了脸颊,止也止不住。她内心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这城主要这么对自己,她只是来寻求帮助,对他又没有任何敌意。

“难道外面的人都是这样的吗?”幕婉灵内心冰凉,街上人来来往往,都只是像看好戏一般看了几眼即匆匆离去,无一人上前询问。

幕婉灵一直躺到傍晚夕阳斜射,霞光照射,她腹中饿的咕咕叫唤,只好挣扎着拉着龙须马勉强站立,沿着街道缓缓向飘出香味的方向走去,她走一会,停一停,一xiǎo段路走了许久才来到一个xiǎoxiǎo的面馆前。

面馆此刻生意渐渐红火起来,幕婉灵艰难的伸手摸摸口袋,发现自己现在有十几两银子,足够吃一阵子了。

“老板,来碗面。”幕婉灵站在门口,有气无力的对里面的人喊道。

伙计一听见幕婉灵在门口説话,急忙回头笑道:“客官,吃面里面请坐。”他回头一看到幕婉灵满口鲜血的模样,吓了一跳,又説道:“孩子,我看比起吃面,你还是先去看大夫要紧。”

幕婉灵摇头道:“让我先吃diǎn东西我才有力气去找大夫。”她説完,艰难的挪到屋内的一张凳子上,等着伙计将面端上来。

“来喽,您的面。”伙计将面做完,端起面放到幕婉灵面前,幕婉灵头昏眼花,颤抖着拿起筷子,把头靠在桌面上歇了一会,这才用尽力气吃了一口,吃完一口,她头躺在桌上嚼着面,心里想起慕天和古横,不禁又哭了。

一碗面幕婉灵吃吃停停,许久才吃进半碗,最后她放下筷子,低声问道:“多少钱?”

伙计回头説道:“十个铜子。”

幕婉灵心中有一丝轻松,一两银子可以换百个铜子,看来最近都不用为吃饭而烦恼了,不过不知道看病需要多少钱,希望也不要太贵。

“给你。”幕婉灵掏出一两银子,伙计接过,又找给了她九十个铜子。

就在幕婉灵付账时,同时在面馆幕婉灵对面吃面的几人相互使了个眼色,等幕婉灵问明大夫所在地,缓缓走出面馆时,他们三人也结了账,悄悄跟在她后面不远处。

天色渐渐泛起青色,又渐渐变得昏暗,最后变得漆黑一片,幸好这城里夜市也热闹,明亮的灯光扫除了黑夜的侵袭,幕婉灵沿着街道,仔仔细细的搜寻大夫的住所。

跟在幕婉灵后面的三人跟踪了一会,等到幕婉灵走得累了,靠在墙边休息时,便忽然走上前,掏出长剑,指着幕婉灵狞笑道:“喂,我看你人虽xiǎo,但似乎挺有钱的,爷几个没钱花了,问你借diǎn怎么样,行不行啊?”

幕婉灵抬头看去,只见这三人一脸痞相,挥着手中的剑显然不是善类,于是説道:“我没钱借给你们。”

“哈,看来只能自己找了,咱们上,抢了她的钱。”执剑那人一声令下,于是三人围拢过来,准备动手抢,三眼和龙须马见到三人不怀好意,便呼哧一声向他们撞去,,可三眼和龙须马都是不善攻击的异兽,对三人也根本构不成威胁,一人驱赶两只异兽,另外两人动手轻轻松松抢了幕婉灵的银两,三人便大笑着离去。

幕婉灵再一次忍不住哭了,这些钱是她活命的根本,如今没钱了,连饭都吃不上,更可怕的是身上的伤也无法医治,恐怕就会死在这夜辉城了。

幕婉灵在街头哭了一会,想着进城后所遇到的所有人,她内心越来越悲观低沉,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是一种失望后绝望的眼神,冷漠孤寂,仿佛对所有人都竖起了高墙。

夜深了,幕婉灵没了钱,自然不能住旅店,于是只好去找了一间破屋子想要住下,可破屋内却早已挤满了乞丐。

幕婉灵浑身无力,刚要踏进屋内,一群乞丐便一起叫喊道:“快滚,快滚,这里我们占了!”

幕婉灵内心早就冷若寒霜,眼神寒冰似的扫了这群乞丐一眼,一声不吭的坐到了屋子外面,她忍着痛,扶着墙,缓缓坐下,三眼和龙须马则站在她旁边陪着她。

外面的天开始下起了雾,幕婉灵躺在外面,全身的疼痛让她久久不能入睡,而寒冷的雾气则让她发起了高烧,她全身感觉冰冷,不住的颤抖。

熬过一夜后,幕婉灵早早的起来,准备去找些吃的。昨晚的高烧还没有退去,幕婉灵全身疲惫,半个身子趴在龙须马背上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动。

夜辉城此刻到处都是卖早diǎn的摊子,幕婉灵走了一段路,一阵麦谷的香味传入幕婉灵鼻中,幕婉灵向着那香味走去,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卖面饼的xiǎo摊,xiǎo摊不时地冒着白气,仿佛在勾引着她。

幕婉灵之前哪有过向别人讨要饼吃的经历,这时怎么也不好意思上前,但腹中的饥饿感让她痛苦万分,在xiǎo摊前踌躇了一会,便厚着脸皮上前低声説道:“你。。。你能给我diǎn吃的吗?”

xiǎo摊的摊主是个平常的男子,他听见幕婉灵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回到:“想要吃的?那边还有一大堆人想要吃的,哪轮得到你?”他随手指了指街边的一角,幕婉灵回头看去,只见好几个穿着破烂的乞丐蹲坐在角落里,眼巴巴的盯着xiǎo摊。

幕婉灵眼神黯淡下来,又説道:“我钱被抢了,我不是乞丐。”

“那还不和乞丐一样,我xiǎo本买卖,谁来白吃白喝我都担不起,你快走吧,我要做买卖了。”男子摆摆手,赶走了幕婉灵。

幕婉灵垂头丧气,内心变得更加冰冷,她接着又厚着脸皮找了几个早diǎn摊,只不过到最后都没有讨到一diǎn东西,她低头捂着肚子,听着街道上渐渐吵嚷的人群,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不知不觉已是近午时,一大堆乞丐闹哄哄的挤在一起向着一个方向前进,幕婉灵鬼使神差似的跟在他们后面一起走。

“怎么样,这次发的吃的和上一次一样多吧?”一个乞丐吵嚷到,另一个回道:“肯定多,谢府什么时候少过?”

吃的?幕婉灵一听有吃的,脚步更加快,只不过因为伤痛,距离那些乞丐始终有一段距离,乞丐们走到一间华丽的楼宇前停住,一个个伸长着脖子,等待着谢府的布施。

幕婉灵好不容易走到乞丐们身后,她走上前向挤到前面,却被乞丐们死命的往后推,受伤的身体始终挤不过他们。

“出来了,出来了!”随着前面乞丐的高呼声,所有的乞丐顿时沸腾起来,一个个举着破碗争先恐后的往前挤去,而那出来布施的是个一脸嫌弃的年轻女子,她手里拿着馒头等食物像喂畜生一般洒向人群,乞丐们哄抢起来,幕婉灵这边也被扔到了食物。

幕婉灵眼睛一亮,伸手抓住馒头,那些乞丐回身就和幕婉灵争抢起来,一双双脏手将到手的馒头捏成几半抢去,幕婉灵心急如焚,顾不上馒头上沾满的乌黑的东西,一把塞进了嘴里。

女子扔了一批,回身拿了些食物又开始扔,幕婉灵抢了几个馒头糕diǎn,急忙藏在怀里准备离去,可身边那几个乞丐见她是个孩子好欺负,一把拉住她就抢走了她怀里的食物,幕婉灵死命才留下了一个馒头。

幸好三眼和龙须马是吃草的,幕婉灵倒不用担心他们的食物,这一个馒头或许就是幕婉灵今天的晚饭了。

“没想到会和一群乞丐抢吃的。”幕婉灵又找了间破屋,坐在屋内默默地流眼泪,这里所有的人都没帮过她,欺负她的人倒是不少,这让原本快乐的她内心变得阴暗起来,她一边嚼着馒头,一边考虑着明天的事,脸色竟然变得有些发狠。

“既然都是抢,等我伤好diǎn了,我看你们谁还敢抢我的东西。”幕婉灵吃完馒头,躺在一堆枯草上自言自语着,月光照进屋子,亮堂堂的让原本发烧的幕婉灵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睁着眼睛回想着以前的事,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动静,幕婉灵立马警觉起来,扶着墙往外一看,只见有几个人影正鬼鬼祟祟的摸过来,她再仔细一瞧,原来是先前抢了自己钱财的三人,不过这回他们身后跟了好几人,不知来干什么。

“又想干什么?”幕婉灵心中气愤不已,这三人抢了自己的钱难道还想打自己什么主意,她急忙叫醒两只异兽,骑上龙须马,冲破木门就飞奔离去。

“快快,就是那匹龙须马,抓住它,别让它跑了!”原来几人是来逮龙须马的,这龙须马是上好的行脚工具,三人抢了钱,觉得远远不够,于是跟踪了幕婉灵,准备晚上趁他们在睡觉时偷偷将龙须马捉去,不过此刻计划已经暴露,那些人也顾不上偷不偷了,直接追着去抢。

可龙须马速度之快他们哪里能追上,片刻间被甩的远远地。

南昌市妇科医院地址
心绞痛是怎么个疼法
孩子中暑症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