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至尊妖魁第十一章玄天龟的消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7

至尊妖魁 第十一章 玄天龟的消息

就在苏贤即将动身之际,丘岩谷的入口处突然传来惊雷般的响动,苏贤脸色不变,悄无声息地躲到了一块巨石后,神念蔓延而出,竖耳倾听着

“陆峰哥,我们不应该跟上苏辰师兄嘛,怎么来这丘岩谷”曹熊胖乎乎的,一脸憨厚疑惑之相,吃力地跟在一道身材精瘦、眼神阴鸷的少年身后,气喘吁吁

闻言,走在前面被称之为陆峰的少年又是一拳轰出,手臂上青筋暴涨,狠狠地砸在了岩石上,骂咧咧道:“跟什么跟有四大真传在,玄天龟怎么可能由我们染指说到底,我们只是传递情报的工具罢了”

陆峰的脸色阴沉似水,情绪暴躁不已,这么大反应吓得曹熊脸上横肉一抖,面露惧色

“陆峰哥,话也不是这么说宗门里本来就发布了这个任务,我们只是来探查消息的,结果也很明显了,我们的实力根本搞不定那只玄天龟,而且苏辰师兄已经是半步妖灵,更是在之前争得为宗门争得了莫大荣誉,那……”

曹熊说着说着越觉得周围气氛冷到极点,眼神一瞟,发现陆峰的神色中早已杀机弥漫,话音蓦地细若蚊吟

“哼他们抓那玄天龟,然后扔给我一张虚无缥缈的破地图,看这色泽都不知道被人摸上多少遍了这丘岩谷内要真有大能遗物,怎么可能轮得到我们来挖掘”

对手中这张古朴泛黄的残图,陆峰不禁嗤之以鼻,心中仍对那只玄天龟念念不忘

曹熊还有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苏辰师兄出手大方地给了你一瓶通脉丹你怎么就忽略了,你可是服用了一颗就突破到武者七阶了呢

玄天龟是什么,很多普通人可能都不知道

但是说起玄天仙龟,那一定如雷贯耳

玄天仙龟,帝妖榜一百的恐怖妖兽,拥有独步天下的抵御之力,被誉为大陆壁垒,一只妖兽就抵得上千军万马,宛若金城汤池,坚不可摧

一龟当关,万兽莫开

大千世界里妖兽的种族数以亿计,而能排进帝妖榜的妖兽只有寥寥一百

别看玄天仙龟只是帝妖榜第一百名,只要这种级别的妖兽在大陆上现世,那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

何况,玄天仙龟为什么排在第一百名

这段历史要追溯到数十万年前的帝妖榜之战,万族争锋,却没有一只妖兽能攻破玄天仙龟的防御,就连帝妖榜第一的那种神秘存在都办不到

可惜,所有妖兽都未曾见过玄天仙龟的攻击手段

甚至一度认为,玄天仙龟是天生的肉盾,根本不具备攻伐妖术

因此,玄天仙龟才被排到帝妖榜第一百名,更是帝妖榜的绝对守门员,就因帝妖榜上名次会不断更迭,更有新的种族将老的种族挤出帝妖榜,唯独玄天仙龟一族的地位没有一个种族的妖兽可以撼动

而这玄天龟,就是玄天仙龟一族的后裔,但只是旁系一脉,体内玄天仙龟的正统血缘近乎断绝,却仍残留着一丝进化为玄天仙龟的可能

不远处,苏贤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在耳里,呼吸微微变得急促,毕竟那是关于玄天龟的消息啊

那是一只有可能跻身成为帝妖榜第一百的妖兽啊

陆峰两人顺着残图上模糊的印记指引绕过了成堆的岩山,恰巧来到了这半个月来苏贤的苦修之地

只听一道苏贤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响起:“咦陆峰哥,你看那铁皮树”

这是曹熊的声音

苏贤微微蛋疼,心想你丫也太会观察了吧

视线循着曹熊所指的方向看去,陆峰布满阴霾的脸上闪过一抹警觉,上前捡起了铁皮树脱落的新皮,观察了一下这道痕迹,又将附近的铁皮树上都看了一遍,陆峰微微沉吟道:“这棵铁皮树的皮是最近掉落的,看这痕迹应该就在不久之前”

“附近的铁皮树上都有测试拳力的拳印,时隔最久的拳印约莫是在半个月前,而此人半个月前只能击落铁皮树的一层皮,半个月后……”

说到这,曹熊见陆峰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甚至眼神中藏着一抹不可思议

“五层皮此人在半个月内从武者一阶突破到了武者五阶真的假的啊这速度也太可怕了吧”

曹熊暗暗咋舌道,言语中不乏惊叹,将陆峰没说完的话一下子就补全了

藏在巨石后的苏贤默默哀叹着,这两位老哥,你们这惊人的推断力真是令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我们刚从丘岩谷外进来,而丘岩谷的入口也只有一个他只是武者五阶,又不会飞这么说,眼下的丘岩谷中还藏着一个天资妖孽的武修”曹熊脑袋极为灵光,突然拍手道

只见,陆峰的眼底涌出了一抹灼热之色,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幽幽道:“曹熊,你见过半个月可以从武者一阶突破到武者五阶的人吗”

曹熊认真地回忆了一番,旋即坚定地摇了摇头,道:“身为四大真传的白山城师兄当初从武者一阶到五阶也耗费了两月之久,半个月的速度太骇人听闻了,除非他有大量的灵丹妙药或者神秘宝物相助”

“管他是灵丹妙药或者是神秘宝物,都说明了他是一个大财主或者说,此人会不会得到了这丘岩谷内的先人遗物呢”

说到这,陆峰的声音都变得极为低沉森冷,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贪婪的凶光

经陆峰这么一分析,曹熊连连点头,极为赞同

而苏贤就差跳出来破口大骂了,你们脑子是进粪了吗

这么扯淡的想法都想得出来老子全身上下身无分文,跟那丘岩谷宝藏更是没有半毛钱的联系,还硬是被你们意淫得毫无破绽可言

竟然还自认为逻辑满分

苏贤差点气得吐血,这两人显然是起了贼心啊

等到两人继续向前,躲在巨石后的苏贤必定会被发现,到时候怎么也说不清了

一念至此,苏贤无奈地叹了一声,慢悠悠地从巨石后走出,满脸幽怨,感慨道:“你们的想象力能再丰富一点吗什么狗屁逻辑,我都听不下去了”

苏贤眼前,站立着两道人影,他们身上那沾染风尘的蓝袍上绣着一座巍峨的山峰,赫然是两名山海宫的外门弟子

陆峰和曹熊见巨石后突然走出一位身穿青丘门外门服饰的少年,整个人吓得一抖,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只见陆峰苍白的脸庞上露出冷笑,咄咄逼人道:“被我们猜中,藏不下去了吧识相的快把异宝交出来”

“哪有什么异宝”苏贤一脸懵逼,摊了摊手苦笑道

陆峰脸色一寒,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苏贤,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意,道:“区区一个青丘门的外门弟子,好大的胆子,偷听我二人商谈宗内机密,是不是想出去将玄天龟的消息传给你们青丘门的亲传弟子,然后前来伺机争夺”

曹熊一听,心中猛然一抖,言下之意陆峰是起了杀心啊

说是为了不走漏玄天龟的消息而杀人灭口,实则是惦记上了苏贤身上的异宝,却高举着为宗门利益考虑的大旗

真是阴险呐

闻言,苏贤微微一怔,神情淡然的望了这身形瘦削却又城府极深的陆峰一眼,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笑道:“做人何必这么虚伪呢想要宝贝就直说嘛,还偏要给自己安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自己都不觉得恶心吗”

陆峰莫名感觉心中被戳到了痛处,面目变得狰狞,寒声狡辩道:“满口胡言”

“不就是惹不起宗内的真传弟子,然后才想把气撒到我这嘛”

苏贤脑袋一歪,冷漠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嘲弄,再次一语道破,逼得陆峰脸色铁青,就连曹熊眼中都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些道理他也知道,但是畏于陆峰那武者七阶的拳头,自然是不敢说出来

没想到眼前这人看的如此透彻

“你说你这人内心怎么就那么阴暗呢”没等陆峰反驳,苏贤又默默补了一句

陆峰已经被苏贤说得无言以对了,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整个人都处于爆发的边缘,此时的他就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即炸

“还忍什么啊说不过就动手呗装什么哑巴,孬种”只见苏贤不屑地唾弃道,脸上笑容更盛,在他眼里,陆峰就是一个可笑至极的小丑

站在一旁的曹熊是彻底服了,索性那小眼睛一闭,不忍心看见接下来血腥残暴的一幕

陆峰苍白的脸颊上被羞辱得涨红,惊怒得目眦欲裂,瞬间暴怒而起,暴喝道:“只知道逞口舌之利,说白了还不是一个武者五阶的废物”

这时,陆峰脚步一点,身形犹如利剑出鞘,气血如虹,原本瘦弱的胳膊竟转眼间粗壮了几分,手臂上爬满了虬龙似的青筋

“山海五式第一拳,苍龙拳”

山海五式,乃是山海宫内广为流传的上品玄武学,其威力不言而喻

这一拳苍劲有力,犹如苍龙出山,气势惊人,就连一旁的曹熊都颇为怜悯地望向了苏贤,仿佛已经看到了苏贤倒飞而出的场景

只是,苏贤浑然不惧,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身后幽蓝色的妖宫猛然浮现,一道幽蓝色身影破空而出,锋芒毕露,毫无花哨的一拳迎面而上

当曹熊看清那一道幽蓝色身影的真面目时,面色骤变,惊声道:“陆峰哥,快收手啊”

卧槽,月铜傀

这小子敢再奇葩一点吗

此时,陆峰显然已经来不及收拳了,曹熊心中不禁为其默哀,就算你一拳拥有七百斤的巨力,但是怎么硬的过月铜傀啊……

一具月铜傀,足以纵横武者境了

当陆峰看到月铜傀之时,差点气血攻心,一口老血都要喷了出来,那张狰狞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退缩之意

我靠,你第一妖兽是什么不好,偏是一只月铜傀

换作是别的妖兽,陆峰自信以武者七阶的实力可以有一拼之力,但是如今偏偏是这个被众人所鄙弃的妖兽替代品让他一点脾气都没了

这怎么打

场中,陆峰这一凶猛的苍龙拳顿时变得了一记怂拳,月铜傀根本不给他闪避的机会,一拳将陆峰轰得倒飞而出

“啊”

皮开肉绽,骨头尽碎

陆峰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泪光闪烁地望着自己筋脉寸断的右臂,整个人陷入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仰天怒吼着,心情却如坠深渊

右臂一废,等于他的武修之路几乎是黯淡无光了,除非是找到珍贵无比的灵丹妙药为他重续筋脉或者修复断骨

可是,这种千金难求之物陆峰能想到最廉价的也是五阶丹药重塑丹了

但是,天玄国内,哪来的五阶炼丹师

就算有,又哪轮得到他来享用这一颗重塑丹

陆峰内心绝望,眼神犹如一条毒蛇一般怨毒地望着苏贤,都是此人,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苏贤那双平静深邃的眼眸丝毫不惧地对上了陆峰那要吃人的眼神,淡淡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月铜傀,了结他吧”

说完,苏贤便转头看向了始终站在一旁的曹熊,那眼神似乎在警告曹熊不要动手,否则就连他一并铲除

“曹熊,快杀了他快杀了他啊”

陆峰彻底慌了,脸上闪过疯狂之色,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可是,此刻曹熊的腿上仿佛被灌了铅般沉重不堪,一股巨大的压力笼罩而来,纯属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心情,哭喊道:“陆峰哥,我不能动啊我一动他肯定也要连我一起杀了的”

到底谁杀谁,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曹熊内心更是崩溃

刹那间,眼神血光一闪,陆峰的咽喉处浮现出了一道狰狞无比的血线,血流不止,而陆峰的身躯也渐渐变得冰冷,遂无力倒地,眼神涣散

这下子,整个丘岩谷内只剩一脸笑意的苏贤,还有神色惊恐、内心惊颤的曹熊

……

茂名治疗急性附睾炎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湖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贵州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
安顺癫痫研究中心
兰州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